甚至还有推举他办理贷款的……

2017-04-05 08:47

昨日下昼,记者在诊所的院子里,还见到了不焚烧完的欠条。拿起只剩下一角的欠条,边沿的余烬随风散在院子各处。杨全鸿蹲在院子一角,长长地舒了口吻,像是抛掉了繁重的累赘。

他说,保留那些欠条没指望患者能还上,与其搁在箱子里,倒不如一把火烧了,当前心里也不再惦念这个事儿了。

种种声音像巨浪一样,涌向这个一般的院子,也将杨全鸿推向了漩涡深处。

从烧欠条的那天,到当初已经从前了一周时光。3月14日,该事件在网上传布后,位于杨屯村头的这个小诊所里,就不再安静了。

临时不看病他想歇歇了

杨全鸿的老年机每隔三分钟就要响一回,有全国各地的媒体要采访的,有质疑他50万元数据的,甚至还有推举他办理贷款的……

昨天下战书,面对打来的采访电话,杨全鸿全体推托,说有事件忙不开。

但杨全鸿说,自己要烧欠条的动机实在早在两年前就有了。那时候,他先后荣获河南省最美农村医生、优良共产党员等名称,领有了不少声誉,“再说欠条的事儿,就没啥意思了。”

“家人跟我说,不要再说了,会引起别人的猜忌,未来一旦出了事儿,你就捅娄子了。”杨全鸿担忧,事情闹大了以后,大家质疑他。而他感到本人的出生??一名城市医生的身份,在别人看来更轻易受到质疑。

文章排行